特斯拉“过坎”:股价可能“瞬间崩盘” 品控需尽快补上

原创 PC4f5X  2020-12-17 14:31 

原标题:特斯拉“过坎”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许诺

北京时间12月2日,电影《大空头》原型、知名对冲基金管理人迈克尔·巴里(Micheal Burry)在国外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自己正在做空特斯拉。他还喊话马斯克,劝后者赶紧套现。帖子发出后,特斯拉股价一度暴跌超过7%,最后收跌2.73%,报于568.82美元。

不过,即便受到市场中不少人的质疑,进入2020年以来,特斯拉的股价还是上涨了超过500%,马斯克的个人财富也水涨船高,超过比尔·盖茨成为世界第二首富。

与此同时,特斯拉的召回危机也多次在中美等市场上演,安全、质量等对车企最致命的问题,在市场颠覆者特斯拉身上并不少见。分析人士指出,除了通过更高的产能,更多的车型,以及把车卖到更多的地方外,特斯拉在品控上落下的课也需要尽早补上。

此外还有一个长期风险:特斯拉面临所谓“对赌协议”的压力,从2023年开始特斯拉每年的纳税额必须达到22.3亿元。

时间只剩下两年。

利润仅为1%,股价却涨超500%

马斯克内部信承认股价可能“瞬间崩盘”

北京时间12月2日,著名投资者迈克尔·巴里(Michael Burry)发了一条推文引发广大投资者关注。这位前对冲基金经理以预测次级抵押贷款危机并从中获利而闻名,电影《大空头》就是以他为原型。

在帖文中,迈克尔·巴里附上了表格,将特斯拉与老牌车企的财务表现进行了对比,意在指出特斯拉虽然具有汽车行业最高的市值,但在收入和利润上远低于丰田、大众等传统车企。

他还喊话马斯克,劝对方赶紧套现,“认真地说,以当前这种荒谬的价格增发25%到50%的股票,这不是摊薄……如果有买家的话,就赶紧卖了吧。”

在此之前,特斯拉CEO马斯克在给公司全体员工的信中承认,特斯拉的利润率相当低,在上一个年度中仅为1%左右,近期股价的高涨来自投资者对未来利润的期望,而不是近期的业绩。但如果特斯拉不能满足投资者的期望,特斯拉的股价将可能“瞬间崩盘”。

不过从目前看,只要特斯拉跑得足够快,危险就追不上它。

根据特斯拉公布的2020第三季度财报,本季度特斯拉总营收为87.71亿美元,同比增长39%,环比增长45%;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3.31亿美元,同比增长131%,净利润1.43亿美元,已经实现连续5个季度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重申了全年50万辆的交付目标。特斯拉在财报中表示,今年三季度的交付量为13.93万辆,是二季度交付量9.065万辆的1.5倍。根据计算,要实现全年50万辆的交付,特斯拉四季度的交付量要超过18万辆,较三季度增长30%。

特斯拉的业绩增长,与马斯克本人的财富积累也息息相关。根据马斯克2018年与公司董事会达成的薪酬协议,马斯克没有任何工资或奖金,只有特斯拉市值达到规定指标时才能获得期权奖励。薪酬计划共包含2030万份期权,分12个相等的档次,每档期权均可以让马斯克选择以每股350.02美元的价格购买169万股特斯拉股票。今年以来,在特斯拉股价飙升的过程中,马斯克已经在6月、7月、9月和10月多次“解锁”这些期权。

根据彭博富豪指数(Bloomberg’s Billionaires Index)截至12月3日的最新数据,马斯克的身价已跃至1390亿美元,超越比尔·盖茨,仅次于全球首富、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杰夫·贝索斯的1880亿美元。虽然距离全球首富的桂冠还有不小的距离,但考虑到马斯克个人资产中有四分之三都是特斯拉股票,而特斯拉股价在今年以来已经飙升超过500%,马斯克的个人财富积累潜力颇大。

12月4日,虽然受到迈克尔·巴里做空,特斯拉股价翻转,大涨4.32%,收于593.38美元。12月5日,特斯拉收于599.04美元,离600美元一步之遥,总市值则达到5678亿美元。随着马斯克顶住了大空头的第一波攻击,高盛将特斯拉股票评级从中性上调至买入,并将目标价从455美元上调至780美元。

召回危机频发

特斯拉甩锅驾驶员说法被批傲慢

在交付量和股价比翼齐飞的同时,特斯拉在中美两国市场上的召回危机却频繁发生。11月2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显示,日前,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自2020年11月27日起,召回生产日期在2016年3月16日至2016年7月31日期间的部分进口Model X车辆,共计870辆。

该召回计划是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和《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的要求提出的。文件显示,因部分车辆车顶饰板表面的底涂剂可能不足,随着时间的推移饰板的附着力可能减弱,极端情况下饰板可能会从车辆上脱落。如果在行驶中饰板从车辆上脱落,会增加道路上后方车辆尤其是摩托车发生碰撞或受伤的风险,存在安全隐患。

文件显示,在车辆召回维修前,车主需要谨慎驾驶车辆,并在召回开始后尽快联系服务中心进行检修。 此前有网友在社交媒体发布的视频显示,一辆高速行驶的特斯拉Model S疑似玻璃天窗脱落,目前尚不清楚该车辆是否存在与上述召回车型相同的问题。

几乎是前后脚,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也宣布,已开始对11.5万辆特斯拉汽车的前悬架安全问题展开调查。更早前,特斯拉在美发起了两起召回,涉及9537辆汽车,包括9136辆2016款Model X和401辆2020款Model Y。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信息还显示,特斯拉于今年6月决定召回2016年期间生产的部分进口Model X系列汽车,共计3183辆。今年10月,特斯拉再度召回生产日期在2013年至2017年期间的部分进口Model S、Model X车辆,共计约2.92万辆,召回原因或因前后悬架的连杆部分存在安全隐患。

不过,特斯拉对这次规模巨大的召回行动却表现出了明显的抵触情绪。在此后递交给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的信件中,特斯拉表示其前后悬架的后连杆上没有发现缺陷,部件损坏是由于中国驾驶员的“使用不当”、“滥用载荷”。但由于中国监管部门认为相关车型需要被召回,特斯拉“只能选择被迫自愿召回相关车辆”。

这种将锅甩给中国驾驶员的做法,遭到国内消费者和媒体的痛批。“作为新能源汽车的后浪代表,特斯拉已经成为市值超越丰田等传统车企的明星科技企业。不过要想开得长远,首先要学会遵守当地法规,保护好车主的正当权益。否则,狂飙的股价也难以成为支撑起质量问题的千斤顶。”新华社刊发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这样写道。

科技企业?汽车企业?

特斯拉的品控课需尽早补上

“为什么这些新势力造车经常犯这种低级错误呢?上次某造车新势力撞了马路牙子断轴也是很神奇。”一位网友在微博上的相关新闻下评论道。而另一位网友则在评论中回复道,“不在于出不出问题,传统车企一样问题众多。关键在于出问题后,车企的处理态度。”频繁发生的召回危机和时不时登上社交网络热门的意外事故,都对特斯拉的品牌名誉带来了不可避免的伤害。

在颠覆传统车企的道路上,特斯拉似乎正因为速度太快而动作变形。有汽车行业人士指出,提高产能的迫切需求、对核心技术的过度自信或许都导致了特斯拉在一些细节问题上“不拘小节”的作风。

今年6月,消费者洞察机构J.D.Power发布的美国年度新车质量调查报告显示,购买新车90天后,每100辆特斯拉汽车的车主会遇到250个问题,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166个,在表单中“高居榜首”。这是特斯拉第一次出现在表单上,因为此前特斯拉一直不允许J.D. Power联系车主收集数据。

相对于“品控”这个传统问题,自认是科技企业的特斯拉似乎更愿意在技术上达到更好的安全标准。NHTSA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平均每47.9万英里(约合77万公里)行驶里程即发生一起交通安全事故。根据特斯拉2020年第三季度车辆安全报告显示,在有Autopilot自动辅助驾驶参与下的驾驶过程中,平均每459万英里(约合738万公里)的行驶里程会出现一起交通事故。该数据远低于前述美国交通安全事故。

今年年中,马斯克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表示,特斯拉应该被认为是大约十几家技术创业公司的集合体,其中许多与传统汽车公司几乎没有关联。马斯克指出,公司从零开始创建了一个芯片设计团队,用于特斯拉全自动无人驾驶计算机,而汽车公司却没有这样做。他表示,这是“要最大程度地提高实用性和进度”。这种极客思维在特斯拉公司上下并不少见。

然而,在汽车行业人士看来,随着特斯拉汽车保有量的提高,一个极低概率的问题,都有可能影响到不少用户的正常使用乃至人身安全。在成为汽车市场主力玩家之后,品控将是特斯拉必须要补上的一课,否则将可能成为特斯拉的“阿喀琉斯之踵”。

“对赌协议”压力持续

特斯拉网点服务快速向低线城市进军

虽然特斯拉销售大增,但有一个阴影始终存在。

坊间传闻,特斯拉跟上海市政府之间立下了对赌协议,上海超级工厂从2023年年底起,每年须纳税22.3亿元,如果不能达成这一条件,则必须归还相应土地。同时,特斯拉还必须在5年内在上海工厂投入人民币140.8亿元的资本支出。这些都要求特斯拉在市场上有更好的表现。有分析称,赢下“对赌协议”,特斯拉必须让产能和年销售规模双双达到50万辆/年。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要实现更高的交付量,特斯拉能选择的路有三条:更高的产能,更多的车型,以及把车卖到更多的地方。

据企查查App显示,11月12日,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合肥)有限公司于合肥成立,注册资本100万美元,经营范围含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二手车、光伏设备及元器件、太阳能发电技术、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运营等。企查查股权穿透显示,该公司由特斯拉汽车香港有限公司全资持股。

因为合肥恰好是造车新势力蔚来的新总部所在地,此举也被业内笑称为“特斯拉打到蔚来老巢”。不过,严肃的分析认为,急于提升交付量的特斯拉,正在努力下探中国的二三线城市市场。而这需要分布更广泛、更密集的销售网络和充电基础设施。

特斯拉方面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截至目前,特斯拉在中国大陆已经开设超过120家体验店与服务中心,覆盖35个城市。预计到2020年底,体验店与服务中心将超过180家,覆盖全国超过50个城市。目前设立的第三方授权钣喷中心有85家,覆盖40多个城市,预计到2020年底,第三方钣喷中心超过100家,覆盖60多个城市。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和服务版图正在迅速扩张。

在充电方面,特斯拉表示,预计到2020年底,特斯拉将建成近650个超级充电站(5000余个直流充电桩) 以及超过2000个目的地充电桩(交流充电桩),覆盖超过250个城市。预计到2020年底,超充和目充桩总量达7000余个,覆盖全国各主要城市及城市间连接线。

11月26日,特斯拉方面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确认,特斯拉计划在上海投资4200万元,建设一座集研发、生产于一体的超级充电桩工厂。该项目计划于2021年第一季度投产,初期规划年产一万根超级充电桩,主要为V3超级充电桩。随后,在一场在线交流活动中,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表示,该工厂一万根的年产量超过了目前中国全部充电桩数量之和,而且产能也将首先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她还透露,未来特斯拉不排除有可能将充电桩开放给其他品牌的电动汽车使用。

资深汽车专家、中汽中心中国汽车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黄永和告诉记者,加大充电桩网络建设可以增强特斯拉用户的品牌黏性。而如果能够同时支持更多的充电标准,将充电桩开放给其他品牌的车型使用,还可以更快收回成本,按照现行政策,也更容易满足获得充电桩相关补贴的要求。“这样对于特斯拉自己的用户,对于其他品牌电动车的用户,对于在低线城市为电动车赢得更多用户,都是有好处的。“黄永和表示。

Model Y让“大家都能买得起”

特斯拉再打“降价+提量”牌

在更多车型方面,Model Y进入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的步伐也在加速。11月5日,工信部官网显示,国产Model Y已经出现在第338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新产品公示中。而特斯拉副总裁陶琳在今年北京车展期间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Model Y的国产化时间点将是明年一季度。

去年3月15日发布的Model Y是特斯拉的第五款车型,也是特斯拉的第二款SUV车型,不过它的价格较Model S更为亲民,而且为了节省研发支出,Model Y基于Model 3平台研发,且二者共享的零部件达75%。

用特斯拉CEO马斯克的话来形容,Model Y是一款“大家都能买得起”的紧凑型SUV车型——在售价上,Model Y的起售价为3.9万美元,仅高出Model 3 10%左右。此外,国产化后的Model Y售价也有望进一步下调。参照中国制造Model 3的情况,国产的Model Y存在10%到15%的下调空间。

而马斯克对Model Y的期待也相当高,今年1月7日他在上海超级工厂启动中国Model Y项目时就表示,相比Model 3,相信客户会更加喜欢Model Y,“相信Model Y的需求将会超过其他车款的总和。

Model Y国产化率先启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特斯拉需要一款受众目标更宽广的产品。与轿车相比,SUV车型更受到中国、美国等地消费者的欢迎,摩根士丹利分析师亚当•乔纳斯认为,Model Y或帮助特斯拉在电动车市场获得更大的份额。2018年,Model S在美国销量达到细分市场总量的 38%;根据乘联会发布的销量数据,2018年中国SUV车型全年的累计销量达951.3万辆。

在产能方面,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在其生产体系中的地位也在日益加深。特斯拉在此前的财报中透露,上海超级工厂Model 3的产能已经提高到每年25万辆。更有传闻指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2021年计划生产约55万辆汽车,包括30万辆Model 3、25万辆Model Y。其中大约10万辆Model 3和1万辆Model Y将用于出口。

对此,特斯拉回应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称,产能等数字无法对外公布,但表示“中国工厂目前进展顺利,公司将持续为中国市场提供优质产品,扩大服务”。得益于国内较好的疫情控制措施,特斯拉也成为国内最早一批复工复产的制造企业之一,并快速完成产能爬坡。10月26日,特斯拉在上海宣布中国制造Model 3正式出口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士等十余个欧洲国家,上海工厂产能对于特斯拉在欧洲市场的进展也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本文地址:http://www.cnsantigo.com/8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